您当前的位置是:重庆作家网>作家访谈 >

陈与:坚持就是不懈的努力

来源:重庆作家网2018-03-22 21:15:54

701155599884545855_副本.jpg

【作家简介】

陈与,重庆渝中区作协副主席,重庆文学院首届创作员,某杂志编辑、记者。从1982年起,在《人民文学》《诗刊》《星星》诗刊《作家》《四川文学》《鸭绿江》《青年诗人》《滇池》《绿风》《莽原》《春风》《鸭绿江》《青春》《现代作家》《花溪》《关东文学》《齐鲁文学》和台湾《创世纪》《双星子》《葡萄园》《重庆日报》《重庆晚报》《重庆晨报》《重庆商报》等发表作品1000余首(篇)。著有诗集《情不自禁》、长篇小说《亡命缅甸》、抒情长诗《时间对话》等;1988年获全国三峡杯诗歌大奖赛二等奖、1992年获全国冰雪杯诗歌大奖赛二等奖、2000年获《诗刊》新世纪诗歌大赛优秀奖。

133946448411541761.jpg

洪建: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文学创作的?走上诗歌创作之路是出于怎样的机缘?

陈与:我17岁远离故土,奔赴云南西双版纳,在艰苦的兵团生活里,怀念故乡,怀念亲人成为唯一的精神慰藉,在我生命最艰难的时候,一个神话故事出现了,比我稍大一些的余德庄大哥,凭借一篇散文《哨兵的眼睛》,从西双版纳大勐龙调到《云南日报》工作,从一个林业工人,坐在了省城机关大楼,他凭文学就改变了生命轨迹。于是,我也拿起笔,写连队的报道,写三句半的文艺节目,积极参加兵团组织的文学创作班等。虽然我没能改变命运,但对文学创作充满的激情,我想说自己的故事,想表达自己身边的所见所闻所能,凑巧的是,我返回故土,父母恰好在文化单位工作,我顺理成章地进入一家内部报刊做编务。

在艺术馆,我身边的几个老师都写诗歌,他们的作品经常在重庆人民广播电台播出,当朗诵者配上音乐,让他们的诗歌作品插上了翅膀,飞得很高,让我羡慕不已。那时,我写了一篇散文《涪陵李渡,让我再看你一眼》,投给了《乌江》杂志。没过多久,一位中年男人到编辑部找杨诗人,随便找陈先生。中年男人是《乌江》杂志编辑华万里,他说,《乌江》杂志要采用你的文章,你身边有几个诗人老师,在你文章中的很多段落里,充满了很多诗意,你为什么不写诗呢?华老师的几句话让我腾起了希望。在当时,《红岩》杂志编辑余薇野老师经常来编辑部,他当时组织“红五月”,“庆十一”的诗报,集合起重庆所有老中青三代诗人,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,文学的大潮滚滚而来,重庆劳动人民文化宫开办了文学讲习班,并有《火花》杂志,刊登学员作品,我有幸参加了文学讲习班,并认识了一批年龄相仿的文学创作者。我找到了诗歌,走上了创作诗歌的道路。在老师的帮助下,在一批文学创作者的鼓舞下,37年来,我创作出一批诗歌作品,虽影响不大,但毕竟努力了。

609925995405058582.jpg

洪建:你长期从事编辑工作,但同时又是作家,你怎样处理编辑与创作的关系?

陈与:这两者的关系是相互补充,相互营养。我从作者来稿中,看到了他们内心世界,在他们生命的既往岁月里,有完美的分裂,也有细数的每一个落日。目光凝结,他们所及是云是雾?一些雨和雷声不能确定,还有夏天,还有秋天,时光是转瞬即逝的星星,不需要一个虚构的上帝,只需要走在雨声中,那隐藏的内心密码,就是生命隐藏的曾经。在作者来稿中,他们丰富的情感世界打动了我,拯救了我一个又一个的日子,我也经历了很多,与共和国一道成长,倾吐心里话的叙述方式,我找到了诗歌,散文、随笔、文学评论等。

文学编辑是为“他人做嫁妆”,他把作者来稿的精华挑选出来,经过文字加工处理,再附于作者文章的灵魂思想,呈现给读者。如果一个文学编辑,自身没有作品问世,作者会认为投稿杂志的编辑没有创作水平。所以,我投入力量进行文学创作,这里面有三个目的:一来是自己的文字修养的把控;二来表明自己编辑的杂志,水平不差;三来可以结识更多的文学爱好者。

30663630416405858.jpg

洪建:我了解到你喜欢写随笔,是什么原因让你对随笔情有独钟呢?

陈与:我喜欢随笔,因为这种文体灵活自由,不受拘束。轻松自如的随笔,让我的灵智心性,发挥情趣,特别是旅游随笔,写景,写情,写色,写水,写山,可以笔走龙蛇,情有独钟,山阔海深。我发表的第一篇作品就是散文,因此散文就进入了我的血液。在行文时,我可以充分展开艺术的想象,冲破时空的藩篱,更贴近生活,更适合大众的口味,更真切地表达我对生活的感受和情感体验。

451945191147123541.jpg

洪建:最后,想请你谈谈以后的创作规划?

陈与:为迎接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,我想以文学形式来歌颂一大批优秀的共产党员,他们集中了人类所有的善良,追求、奉献、努力、执着、智慧、理念、精神品质等,这些美德,无论是在推翻旧世界的冲锋陷阵中,还是为信仰的持久凝望,他们以生命呈现的团结完整,如同无数之角的聚合,有凝固、有疏导、有方、有圆、有长、有短、有正、有扁、有三角形、有棱角等,每一个角,都真实存在,每一个形状,都成为优秀的标杆。

这批优秀共产党员追求的不是普通意义的小满足、小标尺、小目标、小心眼、小集体、小肚鸡肠,而是跳出三界外,不打自已的算盘,做一些让民族和国家记住的成绩,或许轰动或许不轰动,有奇幻色彩或淡如水,如同早上醒来枕边有温暖的光线,那光线的轮廓看不到边际,既自然又奇妙。因此,当他们遇上干涸河流,山崩地裂,或喑哑黑暗,或四面受敌,或孑然孤立,他们想到的是目标,只要奋斗就充满意义,就不会空虚,就是生命的旅程。

这批优秀共产党员,每一个都有目标,虽然目标各种各样,但每一个目标最终通向的是自己的信仰。所以,我要讴歌他们,我要写出他们的信仰,作为主体理念,但我必须具备知识,具备力量,具备精神。

(记者:洪建)

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/许可证编号:渝ICP备18002181号

电子邮件:274612524@qq.com

党政机关
http://www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