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是:重庆作家网>原创投稿 > 原创散文 >

“磨”出光彩人生

来源:重庆作家网2018-09-11 11:24:12

何真宗

又是一年教师节,突然心中感慨万千。古之学者,必有师。师者,所以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。人这一生,会经历许多老师,有求学生涯中的老师;有步入社会传授技艺的师傅。不管是教书育人的老师,还是教我生存本领的师傅,在我心里,都是老师,都是我生命中的贵人。

水磨师傅谭华栋是我初到广东打工时遇到的第一个师傅,瘦削的身材,平常的衣着打扮,却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和独有的严谨气质,让人过目不忘。我是在经历两个多月的流浪生活后应聘进那家工艺制品厂的,被主管安排到师傅谭华栋那条线做水磨工,就是把切割下来的工艺品原材料渗水磨成型。“当水磨工,又苦又脏又累,你吃得消不?”在主管离开后,师傅谭华栋问我。我说我是农村苦水中泡大的孩子,早已淬炼成钢了!师傅淡淡一笑,让我好好跟他学,说水磨工是个细致活,切不可操之过急,除了掌握工作技能,符合操作要求,还需对每道工序工作足够细心,确保产品质量。后来,听说水磨工工资比其他流水线的高,我就更加卖力地干活。衣服被污水弄脏了,我勤洗勤换;加班加点累了,我就喝白开水充饥;手指头磨破了,我咬牙忍痛坚持……几个月下来,我学会了所有的工序,并可独立操作了,还被荣升为水磨组组长,工资比一些熟手还高了许多。师傅谭华栋看在眼里,喜在眉梢,他说我是他带过的最聪明的徒弟。

一个周末的晚上,不加班,我约师傅谭华栋吃饭喝酒,聊表谢意。师傅说,这顿饭,他请了,还感谢我给他争了口气。我说,明师之恩,过于天地,重于父母啊!师傅一脸严肃,说我的志向不应在工厂,应有比工厂更广阔的天地。原来,下班后我匍匐在铁架床上写诗的事被他晓得了,还经常在《外来工》《佛山文艺》《广东劳动报》《南方工报》等报刊读到我的诗歌,说我写出了打工人的心声,写出了打工人想说却又说不出来的话,每次他都被感动得热泪盈眶。他劝我自学拿个大专文凭,劝我专注于文学创作,彻底改变命运。那晚,我被师傅谭华栋的一席话感动不已,碾转反侧,彻夜不眠,决定听他的话,努力去圆中学时代种下的作家梦。

一年后,我因经常在报刊发表作品而在当地小有名气,被交警部门招聘为文书。临行前,我与师傅谭华栋依依不舍。他说:“无论在任何岗位上,要敢于‘磨’,磨是一种态度,磨是一种境界,精心打磨,磨杵成针!”离开工艺厂后,我在交警部门一干就是九年,年年被系统评为优秀信息员,后又被当地政府部门评为全市优秀青年,出版了数部著作,加入了省作家协会,拿到了大专文凭。这时,我收到师傅谭华栋寄来的一封信,信中他除了对我努力拼搏的肯定,也让我分享了他奋斗中的收获。

他说,在我离开工厂的这些年,通过他带出来的徒弟已超过30多名,形成一支非常有活力和战斗力的团队,让工厂效益倍增,工人们加班少了,工资却拿高了。因此,他也在业余时间通过自学拿到了大学文凭,当上了总经理,被当地政府部门授予“工匠”荣誉。信末,师傅谭华栋还告诫我:“要对你做的东西心存敬畏,‘磨’出光彩!”

是的,师傅谭华栋的华丽转身,就是磨炼出来的光芒。他于我,既是技艺、学识的传输,也是为人、品德的授受。他不懈坚守、精益求精的精神,一直感染、鼓励着我。他那种对职业或产品的敬畏之心,让我懂得做人、做事、做学问,都要像水磨的工序一样,规矩严格,功夫到家。

疾学在于尊师。又是一年教师节,回到故乡多年的我,遥想师傅谭华栋,衷心祈愿师者如灯,照亮前程,披风沐雨,坚守始终,大爱无疆。也期盼师傅谭华栋,有空,来重庆喝酒,喝我家乡的特产诗仙太白酒,亦如诗人李白一样,大醉西岩一局棋,安逸!


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/许可证编号:渝ICP备18002181号

电子邮件:274612524@qq.com

党政机关
http://www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