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是:重庆作家网>原创投稿 > 原创评论 >

微型诗的意象

来源:重庆作家网2018-09-11 09:38:19

斯 原

意象是中国诗学最基本最重要的概念,没有它就没有诗和诗学。由于微型诗只有1—3行,而这1—3行中必定有意象撑持作其骨骼和灵魂,因此微型诗与意象的关系更加密切。如果说其他诗除表述意象的文字外,还可有别的适当的连接、组合文字,那么微型诗基本上只有前者,几乎达到意象即诗、诗即意象的程度。

直白一点说,意就是想到的,象就是看到的(包括听到、嗅到、尝到、触到等)。意象,就是既有意又有象,二者有机结合,且以精妙语言表述之。容我以《中国微型诗》2015年第1期作品为例,简析如下。

一、题目是象,诗行是象中之意

穆仁的《路灯》:给漫漫的长夜,\打上光明的标点,\路,变短了。塞风的《根》:根一味沉默\\风中的花朵\就是它的语言。姚益强的《春晓》:醒来,从窗外\采几滴鸟语\心就被啼绿了。这几个象司空见惯,但象中之意靠诗人的想见,他们的想见都很独特。此类诗的之所以吸引人,在于此象我也见过,看他有何深意。当然也有的象并不常见,如刘昭福的《芳邻的笑窝》、王亮庭的《蟋蟀弹琴》、傅月心的《会拐弯的阳光》等,是诗人独特的发现。由于其不常见,也引人注目,进而要看象中之意若何。这类诗要写好,必须在独特发现之后有高人一筹的洞悉。

二、题目是意,诗行是寓意之象

秋翔的《暗恋》:你眼中的一丝涟漪\便足够惊起\我心内的万丈潮汐。寒山石的《思念》:用月光洗一个名字\看心的洗衣板\泪流满面。那女的《与聊斋有关》:试图摆渡\一张画皮下的忐忑不安\束紧篱笆的头,仍有小妖进进出出。题目中心理或思维活动都是想到的,均寓于诗行的见到之中。

三、题目既是意又是象,诗行以极简短文字把意象有机组合起来

在古代这样的意象很多,一般是名词,如春、花、秋、月、梅、兰、竹、菊等等。但并不是凡名词都是意象,那就太宽泛了。公认的意象指长期形成被约定的何种象包含何种意,如月中包含思乡等。这样的意象当然可以用,但更提倡创立新的意象。本期有多首《家》,其中王海地那首:可以不需要将领带卡住脖子\可以穿着舒适的旧拖鞋\可以悠闲地搅动杯子里的小波澜。就既是想到的家又是看到的家,是创立的新意象。

四、意象,除了是诗的有机组成部分,诗的灵魂与核心外,还是诗的独特的表现方式

当一个象被用于修饰、说明、表现别的象(事物)时,前者就是后者的意象。黄兴邦的《流萤》:一枚红宝石钻头\擅长从黑夜深处\凿出黎明。红宝石钻头是用于表现流萤的,是流萤的意象,此诗中只有这一个意象,谓之独立意象。有时诗中出现两个以上的象,且他们都用以修饰、说明、表现别的象(事物),他们就是后者的复合意象。海风的《春的情愫》:大地舒展笑容\风儿 斜剪绿柳\行囊 羞红村口的杏花。3行诗都用以说明春的情愫,是其复合意象。

意象理论博大精深,三言两语难以说清,鉴于谈的是微型诗,不宜长篇大论,就此请教于各位方家。


2016重庆市作家协会版权所有备案/许可证编号:渝ICP备18002181号

电子邮件:274612524@qq.com

党政机关
http://www.vxiaotou.com